宁德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志愿者刘建伟很多尘肺病患者死在企业的拖延

发布时间:2019-09-21 14:53:05 编辑:笔名

  志愿者刘建伟:很多尘肺病患者死在企业的拖延战术上

  刘建伟:作为一个农民工,我的知识水平很有限,初一没念完就辍学外出打工了。我所在的工厂是从事玉石雕刻的,会产生大量的粉尘,国家相关部门对工厂的第一次检查就发现有五名尘肺病患者,发现后工厂随即封锁消息,并对员工们进行了体检。我与工友们感觉到不对

  1、我从很早就意识到了尘肺病的严重性《江湖》:刘建伟先生您好!请问您是什么时候成为帮助中国尘肺病农民兄弟的志愿者的?刘建伟:我真正成为志愿者是在2011年9月28日。那是我第一次向“大爱清尘”的发起人王克勤老师提出志愿者申请。王老师说,“其实你不必申请,你现在帮助尘肺病人维权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志愿者的作为了。“大爱清尘”是2011年6月15日成立的,而你在2007年底就已经开始做这些事情了,你比我们起步的还早。”这是因为我意识到了尘肺病的严重性。2、尘肺病的潜伏期长,很多人离职了都不知道自己得病《江湖》:您是基于怎样的原因踏上这条维权之路的呢?刘建伟:作为一个农民工,我的知识水平很有限,初一没念完就辍学外出打工了。我所在的工厂是从事玉石雕刻的,会产生大量的粉尘,国家相关部门对工厂的第一次检查就发现有五名尘肺病患者,发现后工厂随即封锁消息,并对员工们进行了体检。我与工友们感觉到不对劲,因为工厂从我和我老婆在1988年、1992年分别进厂以来从没体检过。几天后,我才发现厂里十几位老员工已经长时间不来上班了。慢慢打听才得知是因为患上了尘肺病,回家疗养去了。顺义区电视台曝光此事后,工厂因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被查封。一星期后,又奇迹般的恢复生产了。2004年,我无意中在工厂捡到一本国家2003年推出的《职业病防治法》。我从上面了解到我们所从事的是危险行业,这给了我一个警示。当初进来时工厂没有对我们进行任何体检,也没告知我们这一行当能造成职业病,会对身体造成伤害。工厂自65年成立以来,总共有三百多人在此工作过。由于粉尘危害极大,尘肺病的潜伏期又有五至二十年的时间,当时仅有三十多位在职工友查出了身患严重尘肺病,而那些已经离职的还不知道自己患病的人可能还处于病症的潜伏期。当我意识到这个情况以后,我开始想办法搜集证据,以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。3、他们只想活下去!《江湖》: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,都做了那些事情呢?刘建伟:最初我在工友之间宣传是要让工友们也有防病和维权的意识。我敢于与企业叫板,为工友们出头,坚决拒绝反对一切不利于劳动者的措施与决定。在这同时,工厂开始禁止我散布“谣言”。我一直觉得总得有人带头来做,否则我们都会任凭企业剥削。工厂里有位本地的老员工,十六岁就进来工作,离职后在家闲了两年。当出现尘肺病的症状时,他并不知道这是个病。2004年下半年发病不幸去世,享年四十四岁,是被尘肺病活活憋死的。那时我已经是工厂里的车间主任,去看望过这位老员工两次,并参加了葬礼。我算是见识到了尘肺病的厉害,便更加积极地宣传尘肺病的危害并搜集证据。2007年企业转制,工厂被卖给了个人,并强迫员工们终止了合同。2008年以前,国家还没推行《劳动者合同法》,而企业不与员工签订任何形式的劳动合同,即使签了也是为了应付检查,这些问题都是执法部门严重缺位、不履职造成的。国家的法律是好的,但到了下面,执法者他就不执行了。我们工厂的工作环境是归卫生监督所、卫生局以及安全生产管理局监管的,每次要来检查了,都是提前通知厂子做好各方面的准备,检查当天劳动者不准工作,留两、三个人在那里跟执法部门表示一下,什么粉尘都没有。明知道会产生粉尘,执法部门的人都是拿点礼、吃点饭就走了,每年都是这样过去的。以前劳动者不知道这些危害,要是知道了,能防范点儿也好。现在“大爱清尘”所做的事情正在于此,不是我们救了多少人,而是要唤醒企业的良知,做好安全生产的设施、条件的改善,促进职能部门的履职以及增强劳动者的安全防范意识,不要让尘肺病在这些农民工家庭中恶性循环下去,否则我们这一代成为受害者,下一代还是继续这样。我救助的一个尘肺病患者,二十四岁,2012年4月19日去世了,叫王建学。他十七岁出去打工,工作了六年患上尘肺病,身体就不行了,于是回到家治病。2011年12月23日,他在上跟我求助,我自费从北京飞到四川大凉山,花了三天时间,把他送到成都华西第四医院接受治疗。治疗了半年,还是去世了。家里面把所能变卖的家产全部变卖了,太穷了。深山老林里,透着缝的墙壁,草帘门,没有一张像样的桌子或凳子,惨得很。他们听说有个热心人要从北京来救他,全村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都来了。他们穿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,不是他们不爱干净,是连水都没得喝!我们是在考虑如何生活得更好,吃得更好,而他们则是担心怎样才能有水喝,能活下去。现在尘肺病患者的家庭都已经是这样了。前段时间的李克强副总理批示解决尘肺病患者——贵州农妇杨能芬医疗费用的事情就是我们“大爱清尘”四川支队这边做的。国家确实是该重视起我们这群人了。卫生部公布的尘肺病患者人数是五十七万,但经我们所统计出的数据应该是不低于六百万,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上升。这个病最要命的就是潜伏期太长,许多人离职后没感觉到自己身体受到伤害的那种症状。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后,这个病出来了,一出来就是要你的命,一下子让你变成了一个活死人,什么都做不了。4、企业的拖延战术让很多受害者死在了维权的道路上《江湖》:如果尘肺病患者已经离职多年,现如今还有办法维权吗?刘建伟:一位四十多岁的尘肺病三期患者张广斌,我帮着走法律程序。现在他连呼吸都很困难,已经在家卧床等死。他凝稠的食物不能吃,只能吃一些流质的东西,可能熬不了多久了。这位患者2011年1月回到家后,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劲。他们村去了将近三十个人挖煤炭,那企业老板是内蒙古的人大代表,因尘肺病过世的员工已不止二十人,别的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更是数不胜数。《江湖》:遇到这种事故,矿上打算用赔偿款来把它压下来?刘建伟: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走法律程序了。关于劳动关系的确认还没有宣判。我代表十二名受害者出席了12月4日的两天开庭,当庭确认了四个人的劳动关系。但法院宣判后,被告企业竟又提出了上诉,拒绝承认与受害者的劳动关系,真是可恶至极!其中一人在12月27日活活憋死。《江湖》: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?刘建伟:企业在时间上拖延受害者,会使维权的成本大大增加,这是要把受害者活活拖死。受害者来不及做职业病诊断,所谓的后续赔偿也就没办法了。由于尘肺病的潜伏期长,部分员工离职后才出现症状,企业自然是不会承担的,所以作为律师代表想要帮忙也十分艰难。前段时间为跑维权的事情,我在北京、四川和内蒙古阿拉善盟之间来回奔走,阿拉善那边天气恶劣,我还发过几条微博,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。今天我在你们这里接受采访,那边我安排的律师正在与四位受害者出席开庭。像作为证据拿到法庭上的疾控中心体检表,都是我通过些手段拿到的。事实已经摆在那儿了,企业还不承认,要诬陷我们造假。在当庭对峙时,自己又说漏了嘴,于是迫于压力,又承认了五个人的劳动关系。其实这些证据是疾控中心的保密性文件,我能得到实属幸运。现在的劳动者若想搜集证据维权不是一般的难。已经离职了的就更不用说了。好多尘肺病患者就是死在了维权的道路上。要执行这些法律的程序实在太过于漫长了,有的患者打了八、九年的官司最终倾家荡产,还是没有任何结果。5、尘肺病人维权的五步,堪比登天!《江湖》:从要开始维权到拿到赔偿款,需要一个怎么样的申诉步骤?刘建伟:想得到成功的维权必须走五步:第一,确认劳动关系。这是最难的。因为当时入职没有签订任何劳动合同或其他书面上的协议,现在打官司文字形式的材料是最有力的证据,没有这些就没有确实的证据维权。即使当时签过协议的,企业在员工离职时还要收回包括合同在内的全部文件。劳动者也没有那个意识,其实老板在这时就已经给劳动者下好套了。现在的维权,劳动者没有书面的证据,就只能靠相互作证,别的毫无办法。6月,一名之前已经打了一年官司的尘肺病患者向我求助,我答应能帮他,但他回去后又找了一位当地的律师,官司输了,四个月白花了三万块钱。他觉得是律师不负,又开始给我打。11月18日我马上安排律师,11月22日就开庭了。其实我自己身为一名尘肺患者还没有得到赔偿,家里也没有经济条件,但这些维权的律师费和差旅费全部都是我自己出的。打了4天的官司,胜诉了,判决了,虽遭遇企业老板恶意起诉,但我觉得维持原判是百分之百的。我愿意接受采访,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,让更多的人了解关注尘肺病患者,让那些在外打工的人知道,别去做那些危害到自己身体健康的工作。李副总理免了一个人的医药费,但中国还有近千万的人患有此病,要怎么办呢?

  (:张娟)

新股
励志文章
民间笑话